國外資訊

:::

聯合國永續發展委員會-執行廿一世紀議程報告

2017/8/11 10:49
back

壹、簡介

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UNCED)是確保當代及未來世代之經濟、社會及環境等福祉的里程碑。1992年在里約舉行之全球永續發展高峰會通過廿一世紀議程、環境與發展里約宣言、無法律拘束性的森林原則以及UNCED相關公約(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生物多樣性公約、抗沙漠化公約),使全球領袖得以明確界定永續發展之意義。

前述UNCED成果所勾勒的長期願景,係為平衡經濟、社會需求以及地球資源與生態體系涵容能力,並符合當代與未來世代之需要。但十年後的今天,所達成之進展遠較所預期者為低,甚至某些方面較十年前更為惡化。

雖然環境保護措施之採行獲致些許進展,但全球環境仍然十分脆弱,且保育措施甚為不足。開發中地區只有遏止貧窮的增加這個項目稍有進展;保健方面有稍為進步,但其他問題如愛滋病也浮出檯面。

前述UNCED結論之執行至今仍有相當的差距,特別是下列四個方面:

一、缺乏永續發展整體方案
永續發展涵蓋環境與發展,其必須同時符合經濟、社會與環境之目標,但國際間或各國有關政策或方案之決策卻無法整合環境與發展。

二、十年來不符合永續發展之消費及生產型態一直未見改變,此將使自然資源支持體系崩潰。

三、財政、貿易、投資、技術及永續發展等領域缺乏相互協調的政策或方案,在全球化的趨勢中,此等政策之協調與一致已漸趨重要。

四、落實廿一世紀議程之資金及技術轉移機制均未改進。貧窮國家債務負擔仍然很重,而私人投資如曇花一現,且僅投資少數國家及部門別。

雖然執行上有差距,但1992年通過之廿一世紀議程及UNCED其他的原則仍具效力。然而全球環境已有所改變,全球化、資訊與通訊科技之發展、社會變更以及愛滋病等是討論如何強化執行時應列入考量之新問題。

就經濟面,WTO第四屆杜哈部長會議已將發展議題納入未來的貿易談判,表示其將更注意到開發中國家的貿易需求及貿易潛勢。

本次高峰會應討論前述影響執行之因素以及展開新計畫之程序,而其成功有賴於政治意志、落實步驟以及有力的參與。

政治意志是成功的關鍵,因為新的計畫將要求永續發展政策或方案之重要改變與執行。此為建立高峰會可信度之必要,以具實質意義及可預見之方式落實永續發展議程。各方利害關係人的參與十分重要,此可確保全體成員的承諾,包括直接影響資源使用者。

政治意志、執行步驟以及全體參與必須與全球合作團結精神結合,911恐怖事件突顯我們同住在一個地球的事實,我們無法自外於其他區域發生的問題。我們共享一個未來,必須共同努力以確保當代及未來世代的需求。忽視當今的問題,將播下未來世代痛苦、矛盾及貧困的種子。本報告之目的係檢視廿一世紀議程及其他UNCED結論之進展,概述影響執行之進展以及提供強化執行之建議。

貳、UNCED後之主要趨勢及發展

1990年代全球經濟主要的發展是快速的全球化,特別是貨品、服務及資金等國際移動的增加,導因於數項因素,包括貿易及資本市場自由化之政府政策以及經濟活動之民營化與管制改革。

另一項全球化的動力來自資訊與通訊科技(ICT)之快速發展及應用。全球資訊網路包括網際網路加速私人資金的流動,增加開發中國家特別是亞洲地區的國家之就業以及生產,惟仍有大部份開發中國家無法由全球化或資訊通訊科技之發展中獲得利益。

無法由全球化及ICT獲得利益之原因在於缺乏技術能力、基礎建設或制度,造成該等國家與其他國家之差距愈來愈大,如果能解決數位落差的問題,ICT將可進一步促進永續發展。

除了全球化及ICT外,尚有數項主要的經濟事件及趨勢影響1990年代的全球經濟。在1990年代的前五年大多數國家都經歷了顯著的經濟成長。前中央計畫型經濟體在轉型為市場經濟體的過程中,社會及經濟條件經歷快速且嚴重的惡化。已開發國家中,美國享受了快速擴長的經濟且為全球經濟成長的重要驅動者。歐盟建立了單一貨幣制度。日本無法從長達十年的經濟衰退期脫困。概括地說,1990年代全球經濟之變動不若1980年代嚴重,開發中國家之平均國民生產額(GDP)由1980年代之2.7%上升至1990年代之4.3%;而已開發國家則由3%下降至2.3%。

非洲國家在1990年代仍持續面臨困難,雖然經濟成長稍為改進,但高度的人口成長抵銷了經濟獲利,生活水準的差距更為加大。此外,本地區經濟成長係緣自於農業生產,而非來自工業的發展,使得這些國家依賴價格不穩且呈現下降趨勢的少數商品的出口。

轉型經濟體之GDP在1990年代下降2.5%,而其在1980年代之GDP則上升1.8%。1990年代前五年經濟衰退現象特別顯著,三年內國內生產減少50%,很多國家經歷急速增加的貧窮、失業率以及教育、保健、退休金、公眾運輸及其他社會服務等經費之削減。東歐國家、波羅的海國家以及少數獨立國協國家在1990年代之後半期成長快速,其他國家如東亞國家,則致力復甦。

1990年代國際貿易繁榮,雖然各區域表現不同。全球出口平均成長6.4%,至2000年達6.3萬億美元,開發中國家扮演重要角色,出口每年平均成長9.6%。來自非洲的出口成長則相對緩慢,由1990年的2.7%下降至2000年的2.1%。東歐國家、波羅的海國家則成功地將出口轉向西歐地區。

國際資金的快速流動反映了全球化趨勢,但展現相當程度的泡沫化。1990年代由於強勢的經濟表現及創新的金融產品,美國吸引了大量的外來私有資金。1990年代前半期,數個開發中國家特別是中階收入國家,吸引私有資金流動以及外人直接投資,但也發生了金融危機,而需要多方介入,首先是1995年的墨西哥,隨後是1997年至1999年的數個東亞國家及其他國家。

低收入國家則仍面臨債務的惡化以及仰賴外來的援助。

911恐怖事件造成不確定性以及全球成長的減緩,短期需求的壓力有可能對長期的永續發展目標造成負面影響。由非洲及亞太地區籌備會議之討論顯示,衝突及社會不安定已損害很多國家對永續發展的努力。

全球人口2000年達到60億,預估2025年及2050年將分別達到80億及93億,最終將達105億及110億之間。全球人口成長率在1965年為2%,隨後下降至2000年的1.3%,預估2020年及2050年將分別降至1.3%及0.5%。

人口數、成長及年齡結構、教育、健康及社會經濟特性對自然資源之使用效應均有相當的影響,兩性關係以及遷移習性也有影響。此等因素對永續發展之影響因國家、區域而異。

某些歐洲國家及日本,主要的關切點為生殖率降低造成快速的人口高齡化,影響退休金、保健及其他社會服務。開發中國家限制發展的人口因素則包括高人口成長率、不佳的健康、愛滋病的高死亡率以及低入學註冊率等。人口移動也會導致森林砍伐以及其他負面環境影響。

總消費以及其對自然資源與環境產生之壓力,取決於人口及科技的成長。全球人口的15%在高收入國家,而這些人口的消費量占全球總消費的56%,而最貧窮的40%人口的消費量僅占全球總消費的7%。雖然全球消費支出呈成長趨勢,但非洲每戶家庭之消費支出則較25年前減少20%。

以每日收入在一美元貧困線為基準,1990年代開發中國家整體貧困率由1990年的29%下降至1998年的23%,貧困人口由13億稍為下降至12億。

拜經濟快速成長之賜,東亞及東南亞消除貧窮之努力獲致很大的進步,而南亞及拉丁美洲也有些許進展。然而在次撒哈拉沙漠的非洲則擁有全球半數的貧窮人口,不但貧困情況未曾削減,甚至貧困人口有顯著增加。經濟成長具有顯著降低貧困的潛勢,世界銀行以一項最佳的經濟發展情境預測在2015年前可減少7億5千萬貧困人口。

雖然全球的健保、孩童及母親生產死亡率的降低、飢餓的消除、教育的改善、潔淨水源的取得等有較大的進展,但仍然有11億人口無法獲得安全的飲用水以及約24億人口無法享受適當的公共衛生,超過8%的孩童在五歲之前死亡,在某些最貧困的國家,約有20%的孩童在一歲之前死亡。開發中國家超過1億的孩童未就學,其中60%是女孩。

全球約8億人營養不良,其中7億人住在開發中國家、2千7百萬人住在轉型國家以及1百萬人住在已開發國家。農糧組織以現有的發展趨勢為基準預估,在2015年之前仍然無法減少全球一半以上的飢餓人口。

1990年代健康條件有改善,平均壽命增加且小孩死亡率降低,某些主要的傳染病如小兒麻痺症已消除。雖然如此,對很多開發中國家而言,不良的健康仍是其發展的主要障礙,死亡及疾病來自不潔的水源及給水系統、公共衛生設施不良、嚴重的室內空氣污染、虐疾、結核病及其他傳染病及寄生病等。非洲境內年輕成人受愛滋病之苦,顯著地降低壽命並對經濟及社會發展造成極大的障礙;而在已開發國家及部分開發中國家則出現由於不均衡飲食導致的疾病、缺乏運動以及體重過重。

全球食物生產持續擴張,其速度超過人口成長率,並因此降低價格以及改善營養成分。其原因為耕作土地的增加、灌溉增加、種子品質改善、農業投入更有效率以及技術的提升。然而在另一方面,農業耕作造成環境劣化。非洲地區農業生產力仍相當低,但人口卻快速成長,許多非洲地區國家對進口食品之依賴程度增加。

為了保護及增加農業生產力,引進更多的永續農業技術,包括保護土壤及水源、減少時間與勞工、節省燃料以及減少化學投入量。另一項成功案例為發展及採用整體性的害蟲管制技術,可減少負面環境衝擊。此等管制技術係採用抗蟲性農作物品種、降低殺蟲劑的使用、運用天然敵人、耕種技術等,以最低的成本增加農作及生態體系的永續性。

農業的擴張雖然符合食物及其他農產品之需求,但森林及綠地已大為減少、濕地流失,影響生物多樣性以及其他環境商品與服務。土壤劣化影響至少20億英畝土地以及全球三分之二的農地。

天然災害如乾旱、水災、山崩、地震及火山爆發,使人類遭受苦難,且對敏感地區的發展造成重大阻礙。貧乏的土地管理增加天然災害的頻率及嚴重性,而不良的復建計畫及缺乏緊急處理措施將使災害造成的傷害更形嚴重。內亂及戰爭持續造成土地及水源的劣化,以及威脅人類福祉及發展。

灌溉農業的擴張及工業與民生用水的增加,對很多國家造成潔淨水源的壓力,水資源匱乏的地區有增加的趨勢,特別是北非及西亞。未來二十年,為因應人口的增加,估計開發中國家需要增加17%的農業用水,而全球水資源總需求量將增加40%。

生物多樣性仍是各界關切的焦點,超過1萬1千物種瀕臨滅亡,且超過800物種已滅絕,主要原因為棲息地的環境惡化或消失。如果未採行重要的保育措施,約有5000物種將瀕臨滅亡。

約50%魚獲量是充分利用,其餘25%是過度捕魚的數量、25%是未來魚獲量的潛在增加量。大西洋及太平洋捕魚區的魚獲量在數年前即已超過最大限值。此等過度捕魚不但降低經濟成長,且損及食品安全及開發中國家沿岸地區及小島地區居民的生計。

全球的森林持續地以高速率轉換成農業用地及其他土地使用,1990年代沙漠化的速度估計為每年1千4百萬公頃,大多數在熱帶的開發中國家;已開發國家及部分開發中國家則在放棄農業土地後開始增加森林面積,每年約5百萬公頃。

海岸地區如河口、沼澤、紅樹林沼澤、瀉湖、海床、珊瑚礁等對海洋生產力具有極大貢獻。由於直接的人為因素以及氣候變遷影響,約27%的珊瑚礁已流失,如未採取任何措施,32%的珊瑚礁將進一步消失。

科學評估顯示全球氣候變遷的主要原因來自人類活動,警示未來將造成海平面上升、氣候變化、洪水、乾旱以及高溫。雖然1990年代已普遍認知有必要減少燃料油的使用以及溫室氣體的排放,但全球燃料油的使用仍是呈現上升趨勢。

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增加大部分來自燃料油的消耗,特別是經濟成長後之運輸部門。1992年至1999年期間全球能源消耗量增加近10%。1965年至1998年期間全球二氣化碳排放量增加一倍,年增加率為2.1%。1999年已開發國家每人每年消耗之油當量為6.4噸,為開發中國家的十倍。

運輸部門的能源消耗量快速增加,預估已開發國家及開發中國家分別以每年上升1.5%及3.6%的速度持續增加,1997年至2020年運輸部門之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增加75%。

(參至陸項省略)

柒、執行方式

二、貿易

經濟成長及永續發展的一項重要因素為貿易,特別是對小型國家而言出口導向的發展策略是近幾年的重要策略。

十年來全球貨品及服務貿易已增加一倍,雖然已開發國家仍為主要的貿易國,但開發中國家占有全球貿易之比例已穩定成長,達到約30%。然而由於全球貿易體制的失衡,限制開發中國家的參與。此外,1990年代的後五年,初級商品市場(Commodity Market)極端的價格變動以及下降,已對很多國家(特別是低度開發國家)的發展造成一項嚴重的阻礙,

雖然很多開發中國家近年為促進發展,致力於貿易體制的自由化,但通常仍無法改善其進入已開發國家市場的情形。再者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改革以及已開發國家市場進入的改善,並不保證開發中國家出口收益的增加以及更大地參與國際貿易。出口產業的發展亦有賴於使能架構(enabling framework),包括運輸基礎建設、效率管理程序及結構、以及與貿易相關之金融服務。自UNCED迄今,各國已漸認知國家貿易政策整體性評估的效益。

雖然近幾年開發中國家對初級商品出口之依賴度已有減緩趨勢,但仍高度依賴某些商品之出口,對此等國家而言,初級商品價格之下降及變動是永續發展的主要障礙,致無法使其最重要的出口部門成為創造永續發展資源的動力。為解決此等依賴初級商品出口國家之問題,必須訴諸國際合作,包括有關於經濟多樣化以及永續資源管理之國際協助。

有必要強化開發中國家在國際市場中反應食物安全及環境需求的能力,雖然大多數的市場進入問題與環境保護無關,但逐漸增加且各式各樣的環境法規及其經常性的變動,已使得開發中國家遭遇困難,特別是小型生產者。在此同時,具填補穩固市場縫隙的親環境產品(如有機農業產品)市場給開發中國家帶來新的貿易契機,應支持該等國家進入這類市場。

WTO第四屈部長會議達成的工作計畫是相當重要的,其涵蓋消除關稅、關稅高峰、高關稅、關稅級距以及非關稅障礙的談判,特別是開發中國家有興趣的出口產品。農業進一步的自由化是一個關鍵的優先項目,包括改善市場進入、削減出口補貼以及實質消除具扭曲貿易效果之境內支持措施。 該項工作計畫對確保貿易及環境政策之相互支持性具顯著貢獻,其涵蓋貿易與環境議題的談判以及WTO貿易與環境委員會(CTE)未來的工作,特別是確認釐清相關WTO規範之必要性。CTE也將作為相關談判之發展與環境等問題的論壇,以協助確認已適當反應永續發展之目標。過程中有必要考量開發中國家之需求及「共同但有差異之責任」原則。

另一項一直受到關切的議題是某些開發中國家特別是低度開發國家在全球貿易中邊緣化的問題,就此有必要充分執行第三屆聯合國低度開發國家會議通過之2001年至2010年低度開發國家行動計畫,解決低度開發國家社會經濟邊緣化之問題,改善他們參與國際貿易、外人直接投資以及其他金融流動之程度,創造使其自全球化獲益之能力以及減少負面影響。除了歐盟的「除了武器外無所不包」方案以及美國「非洲成長機會法」外,需要更多的行動。

為協助開發中國家由貿易中獲取利益,與貿易相關技術援助基金是有必要的,如機構間之「與貿易相關技術協助整體架構」以及「聯合技術協助整體計畫」等,此外亦認知相關貿易與環境之技術協助,就此UNEP/UNCTAD之「貿易、環境及發展能力建構專案小組」扮演重要角色。

捌、強化執行:全球永續發展夥伴

世界永續發展高峰會應重申永續發展的目標,並要求更廣的體認及支持,其成果應為一項反應夥伴關係及相互承諾概念之「全球性交易(global deal)」。非洲地區高峰會預備委員會建議一項口號「人、星球、繁榮」,象徵永續發展之三項特點。

高峰會之目的不在於重新談判廿一世紀議程中已建立的永續藍圖,而是強化執行及考量新興趨勢。就此,高峰會應考量全球化以及多數開發中國家邊緣化的現象,以及十年來尚未解決的諸多問題。如何將廿一世紀議程轉化為實際行動是一項挑戰,特別是亟待解決且其對永續發展有極大影響的領域。

為因應挑戰,身為高峰會籌備委員會之永續發展委員會希望考量下列十項議題強化執行之因素。

一、使永續發展成為全球化活動

  • 各國及國際階層應建立及強化具協調性之總體經濟政策管理體制,考量全球化以及永續發展之問題;
  • 消除扭曲貿易之補貼以及改善開發中國家之商品與服務進入已開發國家市場之情形,特別是開發中國家具競爭優勢之部門別,如農業及紡織品部門別;
  • 對來自低度開發國家出口產品之免關稅與免配額待遇,取消所有例外規定;
  • 協助開發中國家特別是低度開發國家,充分融入全球貿易體系以及有效參與多邊貿易談判;
  • 強化WTO,以確保其提供一個體現公正、規則導向以及不歧視之國際貿易體制架構;
  • 協助開發中國家降低數位落差以及提升資訊與通訊技術之管理能力。

二、消除貧窮及永續生活

鄉村貧窮的消除、永續農業及食物安全

  • 強化農業、森林、漁業等之用地及水資源的生產力,特別是透過以社區為單位之方式;
  • 改進水資源的有效利用;
  • 透過土地所有權之修改促進鄉村發展,此等修改應體認及保護原住民以及共有財產資源管理制度;
  • 開發及散播安全且可負擔的生產力及生態管理技術,特別是貧窮且具生態壓力之地區;
  • 增加各地區之食物自給性,以減少運輸成本及過度地依賴國際市場;
  • 促進全面性的鄉村教育以及延長教育計畫;
  • 加強鄉村基礎建設以及對鄉村窮人提供授信;
  • 增加農業研究、永續農業以及鄉村發展公有部門之研究經費;
  • 確保開發中國家農業產品進入市場之公平且不歧視待遇;
  • 建立多邊利害關係人方式及公私部門合作,以使基本農業技術與知識擴及小佃農及鄉村窮人。
    都市貧窮之消除及永續都市安身發展
  • 增加都市窮人的安全感,改善避難所、基本社會服務、增加就業、信用及收入機會;
  • 設計、資金及執行廢棄物管理策略;注重廢棄物減量及回收;
  • 對開發中國家都市廢棄物管理有助益且創造收入機會之小型廢棄物回收計畫提供誘因;
  • 執行反應全國性及地方性條件之運輸策略,以改善運輸效率、方便性以及都市空氣品質及大眾健康;
  • 展開全球性無鉛燃料油計畫,以逐漸減少汽油中之鉛含量,此外減少汽油中之硫與苯含量,改進空氣品質。

三、改變不永續之消費與生產型態

  • 在未來二十年或三十年內達成開發中國家能源及資源效率增加四倍,以及長期來看已開發國家之資源效率增加十倍;
  • 透過全球性緊密結合及報告等方案以及環境管理會計及環境報告之工具,強化企業責任以及義務;
  • 執行協助計畫以強化開發中國家、經濟轉型國家之工業生產力及競爭力,特別是具高雇用潛力以及實質環境影響之工業;
  • 透過資訊及訓練計畫協助開發中國家、經濟轉型國家中小型企業,使之抓住消費者永續消費意識提升後之商業機會;
  • 提供產業及研發機構誘因,參與策略聯盟,以強化研發清潔生產技術以及加速此等技術之商業化與擴散;
  • 鼓勵產業採行自願性方案,包括驗證系統如ISO14000標準;
  • 提倡產品的生態設計、環保標章及其他透明、可驗證及不歧視等消費者資訊工具,並確保相關執行不會造成隱藏性貿易障礙;
  • 改進媒體角色及其他公眾資訊工具,提升消費者永續消費及生產之意識,特別是綠色產品及服務;
  • 透過政府行動促進永續消費,包括綠色國家會計帳、親資源保育之稅制改革以及綠色採購措施。

四、透過永續發展促進健康

  • 確保窮人取得安全且可承受的用水及適當的公共衛生;
  • 水資源的化學及生物品質維持在一個可接受的標準;
  • 提供開發中國家及經濟轉型國家財務及技術支援,以削減汽油之鉛含量以及燃料油中之硫與苯含量以及揮發性排氣中之懸浮顆粒;
  • 展開改善室內空氣品質之區域性計畫,使用可負擔的清潔燃料;
  • 採行符合FAO/WHO CODEX營養委員會之國際食品及畜牧安全標準與指引。

五、能源之取得及能源效率

  • 展開一項全球性聯盟,目標為開發可更新能源及有效且清潔之傳統能源技術,以提供開發中國家鄉村及偏遠地區十億人口能源服務,這些人目前尚未取得現代能源服務;
  • 展開一項全球性方案,以鼓勵天然氣的使用,特別是開發中國家的都市地區;
  • 促進鄉村地區創新能源的資金安排;
  • 發展及擴散可更新能源技術,以增加可更新能源占有能源生產、消費之比例以及加速能源效率技術之發展、使用及擴散;
  • 加強石油消費國及石油生產國之合作,以減少國際市場供需失衡之情形。

六、生態系統及生物多樣性之永續管理

  • 改進土地劣化及土地改善的指標及數據,以評估及管理此等程序與其影響;
  • 界定生物資源之智慧財產權,以確保使用基因、遺傳物質衍生之利益得以平等分享;
  • 充分執行「保護海洋環境免受土地活動影響之全球性行動計畫」,該計畫目前缺乏資金且需要更大的投資,以解決來自土地活動之污染;
  • 改進海洋及海岸保護地區之管理以及增加保育地區的數量;
  • 整合農業及其他土地管理與生態系統保育的管理,以促進環境之永續性及農業生產;
  • 改進政策及法律,以計畫性的方式達成山區永續發展,以整體性方式處理諸如財產權、經濟誘因、政治性授權及文化遺產保存等問題;
  • 解決非法、未列入管制及未申報之捕魚及捕魚船隊過大的捕魚容量等問題;
  • 在「森林合作夥伴關係(Collaborative Partnership on Forests)」加強相關森林之國際組織間及政策工具之合作及協調;
  • 人為及天然災害之風險管理,強調預防災害的準備、減緩、敏感因素之評估、調整策略以及其他減少人員及經濟損失之措施。
    七、全球潔淨水資源之管理
  • 採行江河流域及分水嶺之水管理方式,納入生物多樣性保育以及其他資源如土壤、森林、溼地及山地等之永續管理;
  • 強化及執行管理法規及加強地方性管理及服務能力;
  • 建立各國及國際性私人企業、合作社及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合作關係之新模式,以改進水資源之使用效率及公平輸送;
  • 採行共享水資源系統之整合性水資源管理原則,以提升水源分佈之效率及公平性,以及水管理制度之調和性;
  • 提供建立水資源永續管理、分布與使用之協助及技術合作,以協助地方性與區域性機構自己建立解決方式;
  • 透過風險及水管理以及相關組織間之共同研究,擴大各國減少洪水及乾旱的能力;
  • 提供誘因,促使農業企事業單位監視水之使用及品質,改進效率及降低污染。
    八、資金及技術轉移
  • 扭轉官方發展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ODA))的下降趨勢,已開發國家承諾之優先事項為達到聯合國GNP0.7%的目標;
  • 使ODA與其他發展目標結合,特別是千禧年高峰會及聯合國論壇相關貧窮之目標;
  • 進一步改進援助國與受援國間之協調,以確保有限資金來源之有效使用;
  • 提供私人部門誘因以增加外人資金流動到開發中國家及經濟轉型國家;
  • 創造吸引外資之國內環境,包括安全的金融體制與財政、安全的財產權制度、會計報告制度及保險市場;
  • 進一步執行及擴大HIPC(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ies)計畫;
  • 藉由援助國的協助,強化親環境技術的發展與轉移機制,包括技術諮詢服務、行銷支持、法律顧問、研發及實驗室設施及服務、協助計畫之擬定及諮商、以及技術蒐尋與撮合;
  • 提供大型企業與跨國企業誘因,加速中小型企業取得親環境技術,如將之納入生產及供應鍵體系;
  • 建立因應相關生物科技轉移至開發中國家專利議題之機制。

九、非洲永續發展方案

  • 協助非洲國家加強區域合作;
  • 展開永續發展能力建構、技術轉移及資金,特別針對貧窮、飢餓、健康、環境保護及資源管理;
  • 展開農業加倍生產計畫;
  • 調整國際援助及建立適當且有效的支援,以減少依賴性、提升初級的社會發展目標,如清潔的飲用水、基本讀寫能力及保健;
  • 提供新式及額外的資金來源;
  • 保障非洲國家取得適當且親環境的技術;
  • 改善及擴大非洲國家之運輸系統;
  • 促進極小型及中小型企業的發展,著重於農工業;
  • 支持「非洲發展新夥伴關係(New Partnership for Africa"s Development)」。

十、強化永續發展國際管理制度

  永續發展管理即經濟、社會及環境等方面之管理結構及機構,檢視本項管理機制之首要目標為確保一致性、政策之整合、不重複以及強化執行。
應強化聯合國永續發展議題之政府間程序,並考量永續發展委員會在過去九年內累積之經驗。必須:

  • 全球性、區域性及各國就永續發展經濟、社會及環境等層面之決策階層及擬定政策時,應以整合的方式為之。至有關國際機構、企業及其他關係人之政策及措施亦應如此;
  • 透過動員、建立操作指引、經驗交換以及監視等加強永續發展之執行;
  • 透過各國部門間更佳之協調,促進聯合國組織政府間機構更佳之工作協調性。
  • 促進各層級之合作關係,包括政府、國際機構及其他關係人,針對特定的永續發展議題尋求解決方案及創新方式;
  • 促進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各項機能性之委員會間之政策協調性,並建立其與理事會與聯合國大會間之對話機制。
    國際環境管理體制有必要改進,2000年5月舉行之第一屆全球部長級環境論壇同意全球永續發展高峰會應檢視加強國際環境管理機構組織之必要性,2001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隨即成立部長級工作小組,進行政策導向之評估,並向高峰會之籌備委員會(即永續發展委員會)提出報告。

聯合國支持永續發展制度應予強化:

  • 促進各秘書處間行動導向以及彈性之協調性安排(主題性專案小組、內部網路、專案經理人)以及聯合計畫;
  • 運用聯合國發展小組以及UNDAF所獲取之經驗,加強聯合國系統之組織對各國永續發展之實質貢獻;
  • 確保聯合國對開發中國家的協助,解決支離破碎的國家發展政策,以更為一致性的方式擬定社會、經濟及環境政策;
  • 建立聯合國與區域性、次區域性組織更為密切的計畫連結性;
  • 建立私有部門、地方性主管機關、科學界、NGO及其他團體更強化之合作關係;
  • 與非政府性參與者建立合作關係。
    區域性機構之能力建構應注意:
  • 加強相關活動、關鍵組織、機構及關係人間之協調性;
  • 進一步將永續發展納入區域性委員會,使之有效轉化為區域性永續發展委員會;
  • 建立區域性委員會與區域性發展銀行以及區域性經濟整合組織間更直接之關聯性;
  • 強化UNEP區域性辦事處之功能,以加強多邊環境協定及永續發展政策與計畫之執行;
  • 強化UNEP區域性辦事處之功能,以與聯合國機構合作;
  • 充分利用區域性委員,以促進區域性永續發展策略以及檢視區域性及各國執行全球永續發展高峰會之成果。
加強國際金融及貿易機構對永續發展之貢獻,應:
  • 各項政策、國家組織及執行指引應整合永續發展長期目標,並保證其活動符合接受國之優先事項;
  • 確保國際貨幣基金倡議之結構性改革及總體經濟政策應考量接受國永續發展優先目標以及避免對環境與社會發展之負面影響;
  • 採行具體步驟,使管理結構及決策程序更為公開透明,提供接受國更為有效的參與;
  • 促進WTO會員充分、有效及平等的參與,特別是加強開發中國家之能力,使之更為瞭解貿易與環境關聯性及永續發展意義,以有效參與貿易談判。
    技術合作是達成能力建構之關鍵,能力建構計畫之指引原則包括適當的資金、增進國家所有權、南北方之合作、計畫性方式、長期永續性計畫以及關係人之參與。其應包括:
  • 以跨部門別之方式規劃國家政策或願景以及永續發展計畫;
  • 加強對話,聆聽邊緣化及敏感族群的意見並妥善回應,更有效地結合地方性及國家政策及決策;
  • 政策分析及管理能力,包括經濟、社會及環境政策議題之多部門及學術性分析,以及運用多層面計畫及評估工具與方法,包括政策的環境評估;
  • 談判及執行能力,以確保有效的參與國際環境及經濟協定;
  • 協助協調性及管理能力,包括有效及效率管理計畫及泛部門方案;
  • 監測及評估方案之能力發展,以支持學習與改善公眾部門之管理及績效,包括運用參與計畫、永續發展指標及補助性之品質技巧。


資料來源 : 聯合國(http://www.un.org/jsum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