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產業資訊

:::

稻殼多到填滿101,你我過年恐沒飯吃 三好米二代如何神救援?

2020/11/17 0:0
back

稻殼多到填滿101,你我過年恐沒飯吃 三好米二代如何神救援?

黃澄澄的稻米,綻放在台灣西部最大糧倉彰化。看著金黃稻穗,稻米業者卻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來到三好米在彰化竹塘的碾米廠,抬頭仰望位於三層樓高處的漏斗,正把碾米產出的稻殼,從收集槽倒進15噸重卡車,準備載走。

輕飄飄的稻殼飛散在空中,「一開始皮膚被粗糠(即稻殼)沾到會發紅發癢,現在早已習慣了,」億東企業執行董事陳恆學說。

億東企業的陳家,是台灣最大稻米業者之一,在包裝米市場市佔率高達四成。

他們從民國初年開始做糧食生意,到了第三代的五兄弟,在1987年共同創立億東企業,正式打響三好米品牌,第二代子孫當中,有8位都在三好米服務,陳恆學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這個台灣最大碾米商碰到了一個新的危機:稻殼無處去。

雞農不再需要稻殼,額外收入變成本

稻殼雖然無毒無害,但體積佔了稻穀的五分之一,蓬鬆佔空間。

農糧署統計,台灣一年產生35萬噸的稻殼,體積相當於台北101,如果用15噸卡車(因稻殼蓬鬆只能裝5噸)載要7萬輛,接起來幾乎等於台北高雄來回距離。

三好米稻殼入卡車,一天得要30輛卡車才載得完

 

三好米稻殼入卡車,一天得要30輛卡車才載得完。(黃明堂攝)

以往,稻殼其實是有去處的。鋪在雞舍作為墊料,可保暖、維持雞隻乾淨,通常3個月就要換一批,最後成了有機雞屎肥。

但近兩年在白肉雞飼養界,卻出現了「破壞式創新」取代稻殼。彰化青年雞農姚量議說,近年雞農開始使用益生菌來分解雞屎,可降低替換墊料的頻率。

用了益生菌,差別非常大。以往每飼養一批雞就要換墊料,但開始使用益生菌後,情況大不相同,姚量議聽說有雞農連續飼養7批雞,才更換墊料。

雞農省事,但卻讓稻米商頭痛。以三好米來說,以往雞舍能去化約六成粗糠,現在有了益生菌,去年起雞農對粗糠的需求驟減七成。

原本有人要的稻殼,又成了廢棄物,雞農不愛,司機不載。三好米的碾米廠一天產出稻殼高達150噸,要30輛卡車才可載完,「現在一天有5趟卡車願意來載就偷笑了,」他說,現在還有兩萬噸稻殼堆在倉庫。

更麻煩的是,這挑戰並非他們獨有。稻殼去化受阻,是所有業者共同面臨的困境,如果再無法解決,最快到明年過年,稻米業者恐怕得停止碾米,不僅台灣米外銷無望,台灣民眾面臨斷糧風險。

有什麼新的商業模式,同時能解決廢料,又能開拓新財源?沒想到,解答居然跟綠電和減碳有關。

賣給台泥發綠電,開創新商業模式

陳恆學想起,十多年前曾在中國大陸參觀稻米商的「三合一廠」:結合碾米、稻殼發電廠,再以電力把新鮮稻殼加工產出玄米油。

他一頭栽入研究最新綠電趨勢。首先,就是要把蓬鬆亂飛的稻殼加工成顆粒,體積變成原本的三分之一,方便儲存與運輸。

碾米後產出的稻殼(左),可加工成便於運輸的稻殼顆粒(中),能做生質燃料幫產業減碳;另一項副產品米糠(右)則富含營養價值,可加工成健康的玄米油

 

碾米後產出的稻殼(左),可加工成便於運輸的稻殼顆粒(中),能做生質燃料幫產業減碳;另一項副產品米糠(右)則富含營養價值,可加工成健康的玄米油。(黃明堂攝)

陳恆學從稻米業者,儼然變成生質燃料專家。他拿出好幾個夾鏈袋,裡面裝著一段段數公分長的土黃色顆粒,乍看之下像飼料,其實是三好米與木質顆粒加工廠實驗做出的稻殼顆粒。

在歐洲與北美,木材業者將廢木料製成木質顆粒行之有年,用於燃料與發電,可達到碳中和效果,許多原本燒煤炭的發電廠與工廠鍋爐,因為減碳需求,無不積極使用生質燃料。

三好米正在規劃建置將稻殼加工成顆粒的生產線,彰化縣府也表示支持,希望建立示範工廠。

不過,光是三好米一家的稻殼還不夠,陳恆學表示,會需要跟其他幾家大稻米商洽談合作可能性,共同解決問題。

只不過,做出木質顆粒只是第一步,誰要買呢?

一個因緣際會,讓稻米商與水泥業接上線。

而在中間,還有個牽線的紅娘。年初,當陳恆學拜訪農糧署,探詢去化稻殼方式,剛好認識了經濟部石化產業高值化推動專案執行長黃國維,引介近年積極推動循環經濟的台泥。

向來被認為高污染的水泥業,近年來卻是減碳最積極的行動者。

台泥研究室協理陳光熙說,台泥今年在蘇澳廠已開始使用5%的木質顆粒取代煤,就是要降低排碳。「全球對減碳的壓力很大,希望明年可以將木質顆粒的比例提高到兩成,目標有朝一日提升到六成,這是德國水泥廠的水準,」他說。

陳光熙說,台泥對稻殼製生質燃料很感興趣,準備開始進行實驗。

碰到挑戰,就去嘗試

黃國維認為,三好米與台泥合作的例子,為跨產業的循環經濟指出一條明路。

他坦言,以往在談循環經濟時,大家比較少想過農業,因為台灣小農眾多,農業廢棄物蒐集的成本較高,難以達到規模。

他也認為「三合一廠」是個好主意。碾米後除了產出稻殼燃料顆粒,也可以發電將稻殼加工製成玄米油、或是將米做成鍋巴等加工食品,提高附加價值,甚至賣綠電給附近企業。

但這樣的模式,還需要更多研議與法規鬆綁。因為按照目前法規,發電廠只能設在工業用地。

黃國維強調,只要發揮創意,不僅廢棄物問題有解,所有產業都能一起提高競爭力。稻米業者可跨入發電業,提供綠色能源;水泥業可以扮演循環經濟重要一環,不僅協助解決廢棄物,更同時加強SDGs(永續發展目標)和降低碳排。

循環經濟商業模式最困難之處,永遠不是技術,而是法規是否夠有彈性,容許新商業模式的嘗試。

陳恆學說,他覺得自己像個開創者。「過去的環保法規沒有可參考之處,」但他強調,「已經碰到挑戰了,只能一直嘗試。」

如今,三好米已經跨出了第一步,下一個挑戰是要找到其他米商合作,並順利找到買主,讓循環經濟持續往下走。

 

資料來源:https://www.cw.com.tw/article/5102718

文-劉光瑩 天下Web only 2020-11-12

責任編輯:曹凱婷

TOP